依依既往

依依不舍
一如既往

全世界最好看的眼圆

大概国庆之前我记得参与人数是十几万来的,为什么掉的这么厉害?还是我记忆错乱,求解答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宁有故人,可以相忘


宁有故人,可以相忘,曾不心中卷藏?

宁有故人,可以相忘,曾不眷怀畴曩?

我曾与子,乘舆翱翔,采菊白云之乡,

载驰载驱,征逐踉跄,怎不依依既往?

我曾与子,荡桨横塘,清流浩荡,

永朝永夕容与徜徉,怎不依依既往?

愿言与子携手相将,陶陶共举壶觞,

追怀往日引杯需长,重入当年好梦!

追怀往日,大好时光,我将酌彼兕觞!

追怀往日,大好时光,我将酌彼兕觞!

  

   Jackson和另外一位同学作为殷老师的得意门生去给大一的新生上实验课,很基础也很常用的内容----动脉插管。

   实验对象是约摸两公斤重的大白兔子,Jackson右手抓背,左手托腿,轻易将一只略显暴躁的兔子提出笼外,称重,抽药,固定。然后将针管里的透明药剂缓缓推入兔子耳缘静脉,抽针止血。伴随着一系列动作的结束,兔子的眼神开始涣散,肌肉反射降低,麻醉药剂开始发挥效应。

    动脉插管选择的是兔的颈动脉,剪除体表长毛,剪破暴露的体表皮肤,往筋膜肌肉逐层剪下去,直到暴露出气管。气管旁侧有三条白色细线状神经标志,轻易找到不算粗的颈动脉。

这种基础类型的动物实验Jackson已经做过无数次,但是这些天的疲惫,使得他拿剪刀的手总在无意识的轻颤。

     实验到了关键的一步,他在分理出的一段血管两端分别夹上动脉夹,换上更小更适合精细操作的眼科剪。举起剪刀微微闭眼定了下心神,向那段夹住的动脉剪去。

事实证明了Jackson的疲惫足以犯错,动脉夹的固定不稳,导致伴随那一剪刀落下的是喷涌而出的兔子的动脉血,动脉的压强使得温热的红色液体在Jackson的白大褂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动脉血压随着流出的血液而减小,但血液还是汩汩的流出来。那些初次上动物实验的新生无一不受到惊吓,Jackson咬了咬略显苍白的嘴唇,向新生们说出抱歉的话“我个人因素导致这次示教失败,抱歉耽误大家时间,请大家观看这位学长的示教吧”

说着用肘碰了碰关节同行同学的胳膊。

   同行的同学会意,赶着去准备下一组实验。

大家一窝蜂走远,Jackson看着试验台上还在不断流血的白兔,也许是麻醉剂并没有很好的随血液循环,也许是兔子与生俱来的本能,本该处于麻醉状态的兔子开始抽搐颤抖,四肢摇摆试图挣脱束缚,喉咙里发出沉闷的呜咽。实验室里的空调没有开,偏冷的室温加上血小板及血液中的凝血因子的作用,不断有血液开始颜色变深,直至凝固。

Jackson去试探兔子的胸膛是否还有起伏,发现兔子变得冰凉,那些动脉血渗进了裸露的气管。

白兔窒息而亡。

   这是Karry离开的第二个礼拜,Jackson被无以复加的心痛折磨得连最轻巧的眼科剪都拿不稳当。

   Jackson脱下白大褂将外面内折,沿衣服上的缝折好,抚平皱褶装进纸袋里。这是karry的习惯,所有衣物被他略微强迫症般的细致地叠好装好。

   辗转地铁公交回到那个堪称是“棚户区”的家里,在厨房找到简单的食材, 发蔫的蔬菜还是上次妈妈拜访的时候带来的。那是她在Jackson搬离原来的公寓后第一次来访。

   Jackson细心的择了一把青菜,又泡了些木耳,就这样炒了道简单的菜,并不是很有食欲,但还是强忍着淡淡的厌食,就着泡面一起吃了。那些时间胃被Karry养得颇刁,一般的吃食如同蜡味。

   隔夜的染血白大褂就算是蘸着洗衣液也很难搓干净,Jackson被凉水泡的有点发皱的手里攥着白大褂无可奈何,仿佛那个人总有各种办法来清除沾在衣服上的试剂和血污。

没有那个人的一天,和昨天一样过得乱糟糟。

   Roy之于Jackson,幼年相伴,少年交心,Jackson从来都把他当做能陪伴一生的知己好友。

   他看见Roy和Karry相对着坐在一家情侣餐厅的落地窗前。karry细致地切着牛排,对边的Roy为他轻抚一绺调皮的头发。

  他把眼神聚焦在karry身上走进餐厅,微微有点洗旧的帆布鞋踩在实木地板上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但是karry还是心灵感应抬起头来,目光触及之时非条件反射般站起来,猛然间的动作使得那张新中式的木椅和地板擦出短暂而尖锐的声响。

   Roy替karry把椅子拉到一旁,然后揽着他的肩,杏眼里没有一如既往暖暖的笑意,Jackson并不看他,倾身去拉karry的胳膊。karry只是愣了一秒便用力地甩开Jackson,狭长的桃花眼里微微有些桀骜,他在市井中混迹长大,偏偏又生得很美,那种微妙的气质在Jackson见到他的第一眼就深深为之吸引,然后泥足深陷。

    Roy走上前,隔在两人之间

“karry他说他和你已经分手了”

Jackson望着karry不说话。

“他现在和我在一起”

Jackson之前伸出的手良久才收回来,他微微闭着眼,感觉那天血液从兔子动脉喷涌的画面在脑海里回放。

“留下一张小纸条就要走,你总得让我死的明白吧”

“不要强求”

“你倒是好潇洒”

    Karry上前拉住Roy的手,然后十指紧扣

“就如你所见,我现在和Roy在一起”

    Jackson用手背扶自己昏昏沉沉的头,恢复清醒的时候那两人已经走远了。

   

  

我还记得你为了感冒的我多吃一口饭,用有限的食材差点做了满汉全席;

你换工作之后的第一个月工资买了给我买了我钟爱的球鞋;

我练舞腰伤复发之后你寸步不离守了我一个礼拜;

每晚你都会把我的白大褂洗干净叠好;

你会半夜爬起来记下一句为我写的歌......

    然后那些被挚友和爱人背叛的滚烫情绪差点要酝酿成泪水喷薄。

   没错,karry,Jackson每分每秒忍不住惦念的爱人,那个在两个礼拜之前留下小小一张留言条,不告而别的,爱人。

    Jackson明明还记得那些初遇春日,燕草如碧丝,秦桑低绿枝。

   公园的池塘边有刚破壳的小鸭子在划水,结果引得一个7,8岁的小男孩掉进水里,也没有亲人在侧,Jackson想都没想就要往下跳,谁料有人先他一步。

  Jackson带着湿成落汤鸡的karry回了家,他很愿意交karry这个朋友,他觉得掉进水里的小孩子神似那个小他12岁的宝贝混世魔王弟弟,所以事后他对karry有一种莫名的感激。

    再一次遇到karry是在学校的轮滑场里。

轮滑场在篮球场的隔壁,看起来却远没有篮球场灯火明,场中间有一盏灯杆极高亮度却一般的灯,Jackson被场子里的“FB”的声音吸引过去,然后就被Karry轻巧地做 Power slide 时刀架和地面摩擦划出的电火花闪瞎了眼。

就像是什么呢?

或许像是驾着云,五彩祥云。

灯光朦胧,Jackson只是凭着模糊的光影和身形就断定,那一定是karry。

然后Karry在倒滑到Jackson面前然后猛地以Star slide停下来

“你在干嘛,偷看啊”

“没啊,我就听歌”

“你喜欢big bang”

“嗯”

   Karry单手撑场围的栏杆借力坐上去,然后Jackson就看到他脚上的轮滑鞋面上贴满了海贼王的贴纸。

真是可爱。

“出去吃点东西呗”

   Karry带Jackson去了他常去的一家小吃店,他替Jackson要来一碗老麻抄手。

然后咬着筷子看面前的人优雅又迅速地进食,呐,咀嚼时鼓鼓的腮帮子看起来像仓鼠一 样。

“有时间去我家吧”

“?”

  Karry摸摸鼻子,“就上次去过你家了啊,我就礼貌性邀请你去我家做客”

“那好吧,周末你有空吗”

  周末的Jackson拎着大包小包终于找到棚户区的karry的住处。

  Jackson换上拖鞋打量四周

  嗯,墙壁是海蓝色,感觉好清新。我喜欢。

  咦,小阳台上居然是一个小花圃哎!水培风信子我也想养来着。

  我天,karry你到底是有多喜欢海贼王!这么多公仔手办!比我的Kuma还多。

  还有,karry你确定你没有收集癖和强迫症?这厨房里码放的整整齐齐的碗碟和餐具是要开馆子么?

“你看够了吗”

“呃,还好”

“今天我做抄手给你尝尝”

“你从哪里学的”

“一点点偷师加上我的悟性”

“啧啧”

“嗯,以后我想吃抄手就来找你”

“Jackson你还真是不见外呢”

“对了,我晚上还有一份工,你在家呆着,有良心就把碗刷了,我先走一步”

“你也是放心我”

“反正我这里没什么值钱的东西,有什么是少爷你看上的,随便拿吧”

“喔”

    搭出租车将近一个小时才到自己家那栋复式小楼门口,打开门就被自己宝贝弟弟拿水枪嗞了一脸水,抹脸的手还没放下来就被人从大腿抱住。

“你才回来!爸爸有又急诊病人,妈妈又加班,哥哥,我好无聊的,明天陪我去玩吧”

“那你得今晚把作业做完啊”

“Yes sir”

    “karry啊,那个,明天你有空吗”

“怎么啦,想吃抄手?”

“才没,是我弟弟,他想出去玩玩,你有时间吗”

“好啊,周日我休息的,我也想见见你的宝贝弟弟”

“那好”

  Jackson和弟弟楠楠刚下楼就见到karry等在楼下。

“你过来了啊,喏我弟弟”

“楠楠你好啊,我碰巧早上朋友约刷街,就直接过来了”

“哥哥!这就是那个你很喜欢的朋友啊,好酷啊”

“楠楠别乱说话”

  一旁的karry却早就笑的眼睛弯弯,捏捏楠楠的小脸。

  楠楠蹲下去看karry的鞋子“karry哥哥,你玩极限吗”

“我啊,我可没那个胆子,我只是玩玩速滑和刹车”

楠楠星星眼“那你可以教我吗”

“当然好,对了Jackson,我知道一个场子,鞋子我可以借到,要不我们去那里?”

     只是一会儿的功夫,楠楠的葫芦就已经划得有模有样,不需要人扶就可以自己慢慢滑了。

“Jackson,你也来试试?”

“我......”Jackson把“不敢”两个字咽了回去,好笑,才不是因为楠楠在看我,我只是,我是有15年舞龄的人哎,我平衡那么好,应该不会摔,嗯,就是这样。

“你倒是把手给我啊”

“不用,我扶栏杆就好,啊啊!”

  然后楠楠就看到自家哥哥抱着karry的胳膊,一只脚朝着天,还闭着眼睛,嗷,真是有够丢人,我不认识他,我不认识他。

     Karry单手扶着Jackson的腰看着怀里闭着眼蹙着眉的人,呐,Jackson你的腰确实很软,但这大庭广众的投怀送抱是什么剧情?

睁开眼的Jackson一眼就看到最最疼爱的弟弟颤颤巍巍迈着八字远去的背影,顿时觉得委屈委屈好委屈。然后,才觉察到他和karry的姿势是多么奇葩。

“karry你放手啦!”

    Karry看着怀里的人一会蹙眉一会嘟嘴,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可爱,顿时就恶趣味起来,抱着Jackson腰的手猛的松开,Jackson只觉得脚底抹油,根本站不住,下意识的手拽住了karry的领口。karry穿的是件宽松的烟灰色薄衫,这样一来结果就是,Jackson看见了karry结实的......胸肌......

Jackson本着“我在医学院什么标本没见过,肌肉骨骼哪个我看过不只几百遍”的想法直视眼前的一片蜜色,却在抬头迎上karry盛慢柔情的目光时倏然红了脸颊。

  这个人,就算是生长在市井,孤身存活,几乎未能接受过父母的教导,没有人告诉他那些繁复的礼节,但是Jackson还是觉得,和karry对望的时候,明明觉得对方完美到无瑕疵。

Jackson,怎么办,你好像动心了。

  Jackson抱着砖头厚的专业书去自习室,半期考试将近,那些扰人的胡思乱想俱被学霸的临考危机所湮没,医学院的考试挂科率极高,有些考试甚至是实验考不到90+,那么你将没有资格参加卷面考试,当然,大学所有的科目满分都是100。

他在自习室的位子是固定的,每次早修都会有人在那里放一杯五谷豆浆,他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豆浆出自谁手,要上早班的karry晚上泡下豆子,早上磨好豆浆在装在杯子里,然后踩着轮滑一路到他的学校,等到他喝的时候,呐,刚刚好的温度,明明食管和消化管温觉极不敏锐,但是初春的微寒就完全被暖融融的豆浆瓦解了。

  四月份的某个黄昏,Jackson和karry并肩走在校园林荫中“呐你看那个是贴梗海棠,有没有很像苹果的花?”

Karry停下脚步“苹果?”

“对啊”

  Karry脸上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还是......禁果?”

花树,夕阳,气氛很好,忽然而至的暧昧话语,将Jackson的瞳孔蒙上一层粉红色。

不知是谁先靠近的谁,唇瓣相接之处,衍生出奇妙的甜馨气味,笨拙的亲吻,使彼此的心意交换。

  Karry走后的每一天,经过那株海棠树的Jackson总是忍不住思量那个人在哪里,在做什么。

  他和karry牵着手的照片被父亲的朋友拍了下来,没有一个人愿意自己的孩子走这条与人相悖的路。他借搬出家门和父亲表明心意,而在僵持不下的时候,karry却抛下他和Roy在一起了。

    家里是到处他的痕迹,啊不,这本来就是他的家,而现在,karry为了躲避Jackson,连他在这里唯一的安身之地都不要了。

  Jackson去给karry的宝贝花草浇水,就算是karry不在了,他也会把那些他珍视的东西伺候好。那些花草较弱到不行,离了人就活不了,Jackson觉得他有点像它们

“你们没有karry还有我,我却只有一个人了”

他在阳台上的老旧躺椅上小憩,恍恍惚梦到从前。

     梦里有片紫藤花,他对karry说“庭院悄无人处,风抚紫藤花乱”

     Karry含住他的唇珠然后触碰他微颤的睫毛“乱花渐欲迷人眼”

     那双纤细的长腿缠上他腰间,某些隐秘的触觉潜力被细细发掘,他沿着颈部的动脉一路轻轻啮下去,舌尖触到动脉的搏动,沿着胸锁乳突肌一路舔舐,到达耳眼出喷出灼热的气息,那个人显然被拨乱,喉间溢出一丝甜腻的呻吟。

    ……

“源源”

“Jackson你别这么叫我,哈,你这么叫我就......就让我误以为你会像小时候那样随时随地可以拉着我的手逃走”

“你.....”

“Jackson,今天让我来说,好吗”

“你常和人说,你是跳了大半辈子舞的人,那Jackson,我们认识的时间要比你跳舞的时间还要久吧”

“我是打大20天的哥哥,呵呵,虽然你从来都没叫过,也难怪,这将近20年来,你维护我多过我庇护你”

“千千,我第一次见你就这么叫你,只有在我觉得你疏远我的时候我才会叫你Jackson”

“你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那时候的我们都像三头身的洋娃娃,有个阿姨说我可爱捏我的脸,我其实不太愿意,但那时候我太小,连拒绝都不敢说出口,怕惹阿姨不开心,你就走过来牵我的手,对那个阿姨说要和我去搭积木,我们就那么牵着手跑远,千千,长大后的每一次读到‘骑士’这个词,我都会臆想他一定和你长得很像”

“我们长大,你一如既往的优秀,陪着你渐渐长大,那种感觉你懂吗,我的太阳,终于要去照耀更多的人了”

“朋友们说你王源到底是哪里不对,从小到大甘愿做你易烊千玺的陪衬,他们不会懂,我从不在乎会被你比得雁过斜阳,我只想站在你旁边”

“很小的时候,大概是初中那个牛皮糖班花追我的时候,我就清醒的认识到,王源可能要栽在他的小千千手里了”

“我怕吓到你,心事从未向你提及”

“我一直在等你回过头来发现我始终望向你背影的目光,哪里曾想到有一天你会牵着karry的手拜托我答应你帮你向伯父摊牌”

“你不会知道那天你两走后我去干了什么,现在告诉你,我去Yves的场子里去玩了极限赛车,那种感觉,驾驶着时速将近300公里的赛车奔驰,然后在极限的时候哭了出来,千玺,我从小颇为温吞,但关于爱上你这件事上,我前所唯有的明确,可惜,我的瞻前顾后,得到你和karry相爱这个结果”

“我本不愿争抢,况且你们相爱,但是我没想到伯父的反应那么坚决,而你,宁愿不要父母楠楠也要和他在一起”

“其实我和他相识本在你遇到他之前,对,就是Yves的场子里,他之前会去玩极限,但他不沾赛车,只是玩滑板,Yves也觉得可惜”

“他本是沾染尘埃的璞玉,就算是以孤儿的姿态活到今天还能有干净的气场就足以让我拜服”

“我没想到karry会来找我,他深爱你,愿意为你付出一切,但是他受不了你以违抗父母的意愿,甚至是和父母断绝关系的代价来在一起,他说他感觉很罪恶,他自小失去双亲,他能想象你会有多失落”

“然后你都知道了,他想彻底粉碎你的希望,就说是移情于我,我承认,出于私心,我很想你们分开,但是忽略了这件事给你的打击”

“后面的事情你也知道,你不好过,他比你更难受,那天他去飙车......”

   是夜,Jackson来到找到了那个被karry的车撞击的盘山公路,夏,事故现场的血迹也被一天前的暴雨冲刷得干干净净,警察的封锁了现场,他将手中的鲁米诺试剂喷洒在路面上,很快便有一滩蓝绿色的荧光产生,他坐下来,眼睛牢牢的盯着那亮斑,它让他想到karry那温存又热切的眼睛。

他的声音,他的身体,他的一切。

   Jackson往浴缸里充了一小半水,然后他把从实验室里搞到的肝素缓缓倒进水里,透明无色的溶液融进透明无色的水里,他知道,那些溶质分子正在温热的水里做着布朗运动,它们在体内外都是良好的抗凝剂,这正是他想要到。

褪去衣服,坐在浴缸里。

  执笔式握刀,一如既往干净的切口没有破坏肱桡肌和旋前圆肌,更没有伤到腕部那深深浅浅的肌腱。

血液喷涌,瞬间染红浴缸里的水,他垂下腕,伤口埋在水里,水温和肝素会保证伤口不会凝结,如果效果好的话,那总数占体重7%~8%的血量会流失殆尽,任谁,也无力回天。




宁有故人,可以相忘?彼斯我斯,岂能相忘了了。

宁有故人,可以相忘,曾不心中卷藏?

宁有故人,可以相忘,曾不眷怀畴曩?

我曾与子,乘舆翱翔,采菊白云之乡,

载驰载驱,征逐踉跄,怎不依依既往?

我曾与子,荡桨横塘,清流浩荡,

永朝永夕容与徜徉,怎不依依既往?

愿言与子携手相将,陶陶共举壶觞,

追怀往日引杯需长,重入当年好梦!

追怀往日,大好时光,我将酌彼兕觞!

追怀往日,大好时光,我将酌彼兕觞!